24周·小宝妈妈和她宏伟的十字锈事业

小宝妈曾费了很大功夫给小宝爸锈了一个米老鼠卡套,那是很久前的事了。

某一日,外一区再次兴起十字锈热。小宝妈又网购了一堆材料,想给正值本命年的小宝姥姥锈一个牛年卡套还有一个大一点的贵妃醉酒。

拖拖拉拉,尽管小宝妈不停抱怨说这个卡套买错了不好看之类的,但小小的牛年卡套还是完工了。客观的讲,其实还是挺好看的。

于是小宝妈信心满满地准备锈那个贵妃醉酒。打开一看连小宝爸都傻了眼,吼吼,买的时候贪大,买回来好大一个,工作量足是卡套的几十倍,这得锈到什么时候?

傻眼归傻眼,小宝妈还是咬咬牙开工。忙了两天,还是有点成绩的,这让小宝妈信心大增,准备持久战,将宏伟的十字锈事业进行到底。

小宝爸上中学时曾将床板拆下来当标尺画了一幅得有一堵墙大小的侠客画并把它贴在床头那堵墙上,曾艳羡不少同学。一向讲究个性化的小宝爸其实很想将平日拍的相片重新组合一下做成效果图,然后锈一幅很大的,起码1米见长的家庭画,上网查了查,计算了下工作量,心想还是算了吧,呵呵。

5200928223633 e200928223618a200928223548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