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奥运

奥运即将到来,锣鼓喧天,彩旗飘扬。中华民族的自尊心和自豪感得到空前膨胀。到处是跟奥运有关的信息。也借于此,我有机会读到了新京报上一篇关于顾拜旦的文章,名曰《顾公拜旦》。
文章题目令人哑然失笑,因为现代奥林匹克之父顾拜旦是个老外,人家不姓顾,所以按中国礼法尊称为顾公,虽然是出于尊敬,但却生拉硬拽,好比非把令狐某某称为令公,司马××称为司公,西门××称为之为西公一般可笑(西公这名号,闽南人指的是老人丧礼上做法事的法师)。笑归笑,我还是耐心把这篇有关顾拜旦的生平看完。不想看完之后,却改变了我对顾拜旦的一些看法。

我原本,其实就算是现在也一直是,对现代体育一向颇多微词。打着“更高更快更强”旗号的奥林匹克运动其根本的作用已经不是强身健体,更是以一种残酷的方式在催残人体。大家可以想想,哪位职业运动员身上不带伤,韧带断裂、骨折、关节积水变形等等等等,都是运动员的常见伤。有些尚可治愈,有些,象竞走运动员连脚都走变形了,而桑兰同学,直接弄一半残。那都是终身残疾。这是体育的本质吗,我不敢苟同。我们常美言之挑战人类极限,其实,那只是语言的美化而已。脱胎于军事的现代体育原本必然带着洗不掉血腥和野蛮。而近30年来愈演愈烈的商业化更是让现代体育暴露出越来越明显的劣根性。为了取得成绩,有些人不惜服用兴奋剂,不惜造假。因为成绩背后是巨大的利益。曾经无往而不胜的“花蝴蝶”不到40就暴毙,大家都说吃药吃的,只是死无对证。前浪死在沙摊上,依然挡不住长江后浪推前浪:百米女飞人琼斯也照吃不误,结果逮个正着,弄一身败名裂。而隐藏于体育背后的巨大商业利益,如冠名权、转播权等等等等,更是让一干生意人原形毕露,吵干了嘴,打破了头。为一赛程安排,一干人等就整整吵了一年多。为什么?因为众人熙熙,皆为利来,众人攘攘,皆为利往。为照顾美国转播商NBC的利益,国际奥委会不惜将游泳决赛排在上午,运动员没有足够时间热身,兴奋不起来,将严重影响成绩,谁管呢。奥委会更露骨地表示: NBC赞助的美刀最多,所以我们当然要照顾他的想法。说难听点,吃人嘴短,拿手手软罢了。谁也别假模三道地说我奉献我高尚我快乐,关键时刻,还是道义放两旁,利字摆中间。

因为不苟同于现代奥林匹克精神,所以对所谓的现代奥林匹克之父顾拜旦,原本也是不以为然。但当我读完这篇文章,才知道,原来顾拜旦也是反对体育商业化、职业化的。原来老先生也是怕这两样东西毁了现代体育,原来先生遗志,亦与我相通。顾拜旦死后,根据他的遗嘱,其心脏被安葬于奥林匹亚遗址,后人为其建了一个纪念碑。每4年圣火采集,依然对他顶礼膜拜。只是长眠于此的顾拜旦,面对这已满身铜臭面目全非的现代奥林匹克,老先生若泉下有知,当情何以堪:是先辈的遗志过于理想需与时俱进,还是不知不觉中,我们已背离了体育的初衷?

发表评论